Error
  • JLIB_APPLICATION_ERROR_COMPONENT_NOT_LOADING

初心的传说

第一财经周刊 2012年第32期        文 | CBN记者 娄晓晶        插画 | 李婷婷

20120918-001 20120918-002

初心是什么?初心在哪里?也许不管你怎么拷问和寻找,它还是跟传说差不多,始终存在于豆瓣网和你到不了的前方不远处。

  大概在一个多月以前,我们有位同事提出辞职。众人表示不解问原因,他回答说想去找初心。

  这时候,我们的老板就表现出他对百花齐放有多么乐见了。尽管对初心以及找初心都持怀疑和保留的态度,他还是大笔一挥说,放你两月大假,去找个痛快!

  于是,这哥们儿前不久出发了,取道西藏和尼泊尔,一路向西而去,据说目的地是巴基斯坦。接着,我们也在各种社交App上见证着他的旅途足迹,各种转山祈福,各种人世繁华夹杂着肃杀风景—一路都很像初心该要出没的地方。

  至于这位初心哥在日常生活里的模样,其实不难描画,差不多也是所有初心寻觅者的普遍特征,几个关键词是:棉布男、爵士男、摄影男,还有更重要的,纤瘦男—你能想象一个人高马大的壮硕汉子提出要去找初心吗?在这个问题上,肿胀的必须只能是内心。

  说回来,初心到底是什么呢?有一种解释是,初心应该是一种初学者的状态,内心空空,灵台空明。换句话说就是保持婴儿般的好奇和热情(想想那无休止的爬动和哭闹),与之相反的大概是sophisticated,那种“什么都懂”的老态。至于我们这些迷失在职场奋斗和城市的钢铁森林里的大多数,可能老早就把初心丢在上班路上了。

  另一种解释是,初心应该是最初的梦想,最开始的单纯,或者最简单的热情。关于这一点,我们当然不陌生,因为在所有的选秀节目里,大伙儿都号称是来找初心的。从超女到达人秀再到现在最火的中国好声音,选手们不管以前是卖葱的大婶儿还是开美甲店的小哥,不管身体有多差命有多苦,最后都因为实在无法对抗内心对音乐和表演的渴望,不得不站上选秀的舞台—对,就是初心帮他们做出了选择。

  所以,所谓找初心也就两套方案可选,要么把自己格式化,回到懵懂状态,要么就是再把自己当初的梦想给recall回来。

  问题来了。人真的能被格式化吗?乔布斯看起来似乎行,他的确说过自己爱看《禅者的初心》,也在各种设计里贯彻了他的初心,但那可是在《乔布斯传》(微博)里哭了两百多次的双鱼座男人。更关键的是,他是乔布斯啊!

  再有,那些最初的梦想、单纯和热情,也就是初心,非得需要万水千山去找吗?就那么容易迷失?确定不是逃避?

  当然,很有可能,即便你经受住了所有此类问题的拷问,初心还是不肯现身。它就跟传说差不多,始终存在于豆瓣网和你到不了的前方不远处。不过也不打紧,梦想和热情虽然未必找一找就能回来,但拿现在时髦的话来说,愿意对初心保有爱和追寻,这个念头本身已经很有爱,而且在初心那个体系里,说不定也有类似“当下即是生活”的箴言供你缓冲。

  所以啊,记得快去快回就行。

 

 

01 注意!此处有初心出没

西藏:初心在日喀则

  毋庸解释,去西藏洗涤灵魂已经成为全民梦想,区别就在于徒步的瞧不起骑行的,骑行的瞧不起坐火车的,但是在一步一叩首的朝圣党面前你们都可以跪下了。

  就连韩红在微博的ID都是西藏昌都人韩红,换个别人谁把自己家乡挂嘴边儿啊,哦,可能有来自大城市铁岭的小沈阳吧。

巴基斯坦:初心在那战火纷飞处

  “巴基斯坦”这个词源自波斯语,本意是“圣洁的土地”,然后现在此地很乱—行了,对这个国度了解到这里就差不多了,了解得太多就显不出它的神秘了,就算是初心本尊也不会高兴的。

  顺便一提,在去巴基斯坦的路上一定要通过西藏,并且要使用Instagram一步一拍一发布,让你的那些散落在各大繁华城市的故人们深深感觉到他们自己的俗不可耐。颤抖吧,俗人们!

越南:初心在杜拉斯的遗情冢

  英国拧巴系电影《赎罪》告诉我们一个道理,自古女文青多祸害。她们一句话,能扯散一对苦命鸳鸯,还能颠覆一座城市的味道和GDP。

  去越南可以,但是这与爱情有关,绝对与便宜的物价无关;与伤痛有关,与曝晒无关;最重要的,是湄公河上潺潺的西贡,不是胡志明—虽然这俩说的是一个地儿。

布宜诺斯艾利斯:初心在梁朝伟的眼睛里

  在《春光乍泄》之后,这个地方忽然就变成了禁绝之恋的代名词。虽然说像加拿大这样的国度因为允许同性婚姻从而成为了同性恋人心目中的圣地,但是你也知

 

道,结婚是一件事,恋爱是另一件事。加拿大三个字听起来多呆板啊,念一念布宜诺斯艾利斯,那种节奏和语感,简直就是湖光山色倒映在梁朝伟的眼睛里。

秋叶原:初心在二次元

  日本宅腐基地,出售各种ACG周边,是二次元人士与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就像《哈利·波特》里的十又四分之三车站吧,能开启另一个平行世界。

  可以日语五十音图都没背全,也可以看过的动漫其实还没有小学五年级的侄女多,但是对秋叶原的尊崇一定不能毁减,“先前我去秋叶原的时候……”或者“这里的机器质量比秋叶原差远了”这种话一定要挂在嘴边,这是二次元人士的尊严。

古镇:初心在碧波深处

  初心家们也知道凤凰和丽江俗了,但是现在“我想去丽江开一家缓慢的旅店”就和“我想去麦当劳(微博)里面坐着思考人生”一样不可能实现了。

  那么该把无法停歇的心灵放置在哪儿呢?幸好我们的祖国幅员辽阔,总有各种未开发的原生态景色,这时请你拿出一本《中国古镇游》,从里面挑一个名字最拗口的吧,木渎或者是甪直—以大家第一次都会念错为宜—方显你清逸本色。

伦敦:初心在上限和下限之间

  按理说这种每四年举行一次彰显体育精神的赛事就是为了让人们找回初心的嘛,看着那些突破了人类极限的体操动作之类的场面,你的心就会马上变成一块儿弹幕屏,反复滚动着“这不科学”的字样,原来人类是如此的潜力无限啊,真是干劲满满。但是看了这次奥运会,有些时候你心中飘过的弹幕是“卧槽这是人干的事儿吗”,哎,刷新下限也是初心的一种呀。

  

 

02 初心高手示范

《灌篮高手》

  除了篮球就是妹子的樱木和除了篮球就是睡觉的流川都有点儿出离人类,最感人还属不良少年三井寿回头的那句“教练我想打篮球!”,不知道勾起了多少人心中的呐喊。

高更和梵高

  后印象派画家高更原本是个中产阶级证券从业人员,为了描绘自然,毅然跑到小岛上过起了野生生活。他的好朋友梵高就更不用提了,那是用生命在作画……

毛姆

  这位唠叨的英国老妪风格作家爱谈人生和理想,他专门以高更的生平写过一本书,叫《月亮与六便士》,里面有句话:“我认为有些人诞生在某一个地方可以说未得其所。机缘把他们随便抛掷到一个环境中,而他们却一直思念着一处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坐落在何处的家乡

 

从孩提时就非常熟悉的小巷,同小伙伴游戏其中的街衢,对他们说来不过是旅途中的一个宿站”—简直是初心的定义。

梭罗

  1845年,28岁的哈佛毕业生梭罗在瓦尔登湖畔自建一个小木屋,自耕自食了两年,然后写了一本记录日常生活的《瓦尔登湖》。这才叫绝啊,该令多少计算青年旅舍收益情况的青年汗颜。爱默生评论他时说:“假如你不仅把到达的地方,而是把旅途本身当成目的呢?”

战地记者们

  最有名的要数玛格南图片社的罗伯特·卡帕,他死在战场上,生命的最后一秒还在按快门。他的名言是“真相是最好的照片,最好的宣传。”是用一生追随纯心的痴情人。  



03 初心道具大赏

青年旅舍

  分布在这个星球的各个青年旅舍简直就是文艺青年联合会的各地分舵,那种小花小草小木屋的喵星人生活对每一个在社会上挣扎得像汪星人一样的青年都有莫大的诱惑。还有风景,还有情缘,一天只要50块,真的只要50块哦。虽然你聪明的头脑很可能会忍不住高速运转,开家三层的青年旅舍每层十个房间每间四个床位然后减去租金、水电、人工……

摄影器材

  摄影界的初心人物要数偏爱人体艺术的日本摄影师荒木经惟,但是“忠实地表现欲望”这种初心实在太超前了。对更多人来说,为了在微博贴上“摄影师”标签和获得更多“超长待机”机会才是正经事。

乐器

  每次看到郎朗在广告上猛击键盘,或者摇滚青年猛砸吉他,就会觉得,这就是真爱吗?口味还挺重的。《失恋33天》里黄小仙去学大提琴,这种笨拙乐器发出的沉静鸣声还挺能安抚人的,当然在达到这个水平之前,要忍受明快的杀鸡声哟。


 

女人味

  营销号们说,不穿高跟鞋的女人是没有前途的;营销号们又说,不洒香水的女人也是没有前途的,真想给伊合并同类项啊,再说你懂啥前途啊。不过,这一代女孩的初心好像和男孩一样没什么分别,莽莽撞撞活了许多年猛然回首,才发现更快更高更强可能并不是人生的全部。

在路上

  人在火车或者飞机等交通工具上时,总是格外文思泉涌,除了没有Wi-Fi格外无聊这一点之外,大概还因为那种on the road的感觉。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句话虽然在高中作文里被写过了一百遍啊一百遍,但是你看,这的确是我们的日常啊。

棉麻制品

  不论穿的用的,只有棉麻类用品才能突出你的初心特征。初心作家安妮宝贝曾经不管多么衣锦夜行,都不忘用一条棉布长裙来打底,因为这才是标准的初心织物。如果再女人长发,男人平头,就是完美的初心拥有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