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 JLIB_APPLICATION_ERROR_COMPONENT_NOT_LOADING

村上龙《女人完蛋操》选译2

村上龙选译 《ダメな女》02 他人に出会えない女は悲しい。そのことを安易にこんぱで解決するのは悲しいうえにさもしいように思える。没有人约叫做惨,随随便便就靠联谊会解决不仅惨,而且贱

  因为没实际参加过KONPA(联谊会 注释见1),所以这种联谊会里面究竟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所以有的时候就是想像一下,大概是那么那么一回事吧。现在在写一个以歌舞伎町(2)为背景的连载小说,也就多次实地走访了一下。

  走在歌舞伎町里,周围都是各种拉客的吆喝。听到一个"相亲PUB"的新玩意儿,我也不含糊,就跟着拉客的进去看个究竟。结果里面也不怎么时髦,或者可以说是非常普通,基本就是个一般的SNACK BAR(3)。里面坐着几个姑娘,每人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个号牌儿。然后领一张纸来,写上想和哪个姑娘喝点呀聊聊什么的然后交上去,等对方回音儿。一般的不会有谁直接就回答说咱出去到哪儿喝一杯,都是说那就在这儿喝两杯吧。不过也不是说所有的姑娘都是这个店自己安排的,好像也有没赶上末班车挨时间等着始发车的高中女孩。

  我就找了个一个女孩儿挪到一个桌上喝起来。

  我喝的也不知道什么牌子的威士忌,那女孩儿喝的乌龙茶。她说她是大学生参加聚会。因为里面的人都比较乏味自己半道就溜出来,后来进了这个店。

  我看她脸有点显老,估计也不是什么大学生。不过倒是像是参加聚会半道出来的,因为那一脸都是寂寞。

  她就问我,你是做什么的啊?我说我是写小说的。结果报上姓名她也不知道我是谁。

  她就说,哎,我看你长得挺像那个电视明星谁谁谁啊。结果我也不知道这个电视明星。这么一来就没话说了。于是接下来我就不停的找话题,可给累坏了。

  后来聊到了血型。她是A型。我说迄今为止我遇到过三个挤兑我的女人,都是A型血。所以再也不想跟A型血的女人相处了。

  "唉?"她说,"你不觉得浪费机会么,A型血的人也很好啊。"

  "不错的人可能有吧,没遇到过。"

  说到这儿,就觉得乏味到不行了。我就说不好意思我要回去了。这个女孩儿显得很意外。姑娘长相还不错,可能也没见过聊了没十分钟抬腿就走人的大叔。

  我转身离开了相亲PUB,边走边想,这个经历就有点KONPA的意思了吧。彼此完全不了解,只能说从零开始聊。所以聊天内容也就只能局限在一般话题上。真的KONPA肯定也是这样的。这种事不寂寞到个份儿上是干不出来的吧。
比如我当导演跟女演员聊天的时候,彼此也有了解,话题有的是。加上工作紧张的环境,根本没有什么寂寞的感觉,聊的内容也就很充实。

  女人如果过了二十岁还参加这种KONPA,一定是寂寞给闹的。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没人约已经够惨的了,如果简简单单通过KONPA解决问题,那惨字后面就还得加个下贱。想想也能明白,有魅力的男人是不用去KONPA的,就这样还去KONPA的,是典型的完蛋女人干的事儿。

  在经济高度发展到泡沫期,标榜寂寞的女人倒有她风情的一面。但在社会整体都寂寞的今天,这样的女人则只显得十分刺眼了。


注释
1 KONPA(コンパ)这是日本学生和青年人使用的俗语。语源是德语的Kompanie英语的Company法语的Compagnie。 本来是指明治时代以来形成的日本习俗,学生或者同僚以增进相互的和睦而举行的聚会。
现在所说的KONPA一般是合同KONPA(合同コンパ简称ゴコン),指男性群体的KONPA和女性群体的KONPA合在一块儿举办。往往以寻觅异性交往对象为目的。(以上源自日语维基 )村上龙此文既是指这种形式的KONPA。KONPA是日本寂寞的年轻男女间流行的联谊方式。很多时候日本都市人生活圈子狭小,而且经常是同性间更多一些往来。青年人只能靠这样的方式扩大交际面。举行时往往是其中一对男女相互认识,各自带同样数量的同性朋友一起联谊。近年来说到合同KONPA,寻觅男女朋友的意味逐渐转淡,更多的仅仅指互不相识的男女一同喝酒聚会。而且时常出现宅男太多不原接触异性而凑不齐人的状况。
2 歌舞伎町 东京新宿区内的街区,饮食店娱乐场所电影院的集中地,也是日本少数大型红灯区。需要说明的是这里也是一般娱乐和夜生活的集中地并不仅限性产业。
3 SNACK BAR(スナック)在日本有特定的意思,是指以贩卖酒精饮料为主的小型酒家。一般店长为女性,称呼mama。营业一般也会到0时以后。在日本根据法律规定深夜提供就累得饮食店和风俗营业室不可以同时进行的。SNACK BAR归为饮食店类管理不提供性服务。(以上源自日语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