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 JLIB_APPLICATION_ERROR_COMPONENT_NOT_LOADING

女演员说:我想堕落啊

村上龙选译 《すべての男は消耗品である》02 

  所谓婚姻,是个制度。
  不管新手还是老手,不管是不是说的心里话,总有各种批评家对结婚发表言论。有说结婚不是什么好东西的,有说那只是男人发展的工具的,有说一夫一妻制度是权力的装饰的,有说结婚是人生的坟墓的,怎么说的都有。
  也有好男人都结婚了的说法,这么说来,我周围有才能有实力的男人倒是都有老婆了。
  第一,所谓好男人,当然包括性感这方面。长得帅,当然找女人也容易。第二,好男人对爱情敏感(好男人不管长在什么样不幸的境遇里,对身边的人都是很友善的)所以不会轻易把女人给甩了。第三,好男人倾向于在外闯荡,缺不了一个回归的港湾。第四,原则上好男人性方面都是没什么异常。
  过了三十五岁还独身的男人是不正常的。
  这么说起来,没结婚的极品女人倒是有的是。
  反过来说,所谓主妇,已经算不上是女人了。那是别的男人的老妈子,或者就是老妈。也没什么机会跟独身好男人接触。Gay是例外,尤其是在美国,Gay里面极品男人真多。不过,同性恋大都是虚无主义者。生物工程和同性恋者会改变人类的未来的吧,但这不是本文的主题,而且我讨厌真正的虚无主义者。
  实际上,男人是不愿意结婚的。不管遇到多喜欢的好女人,也总是琢磨有没有不结婚的招儿。
  但到底还是结婚了。
  为什么?
  因为制度啊。制度是没办法藐视的。制度很强悍。在这个世界上,基本上百分之一百的东西,都在制度的支配之下运转。
  想跟制度对抗太难了。男人一定是抗不过的。但是,所谓制度,当然的,都是骗人的,虚幻的。所谓制度,是人类随意做出来的,就没有什么必然性。动物世界就没有制度。跟动物比起来人是不完备的,所以才搞出制度来。
  在我看来,现在能跟这种制度正面对抗的,是女人。可能是每个人都存在差异,那些搞婚外恋的主妇,那些要离婚的中年妇女,那是体内的生物本能实在不堪制度的压迫了。
  最近特别流行这样的离婚理由,老公太无聊了。虽然我讨厌无意识赶这种时髦的行为,但中年妇女这种亟不可待挺有意思。谴责这个制度的也是她们。
  这一点上,有精气神的大叔,还有以女大学生为代表的年轻姑娘倒是都是献身制度的。年轻女孩贩卖自己的身体,这就是献身给制度嘛。我也是喜欢姑娘胜过中年女人啊.....
  当然,靠肛交之类是没办法从制度里得到自由的。
  这样守着制度,没事一边干一边陶醉的瞅着女人的脚趾头反蹬在床上也不错。但是,要是这样把制度的可怕给忘了,那就等着进地狱吧。
  国家,法律,风俗,宗教,习惯,家族,教育,就业,冠婚葬祭,不管哪一样对"私生子","情人","二奶"都是不利的。
  是谁创造了这种制度。不是掌权者,是我们的祖先。不搞这些,女人就都被有实力的男人给占了,所以我们的祖先把它和民主主义一块给采用了。
  哎,不说这些了。一说到本质上去就变得晦暗起来。
  大岛渚 的《感官世界》(《愛のコリーダ》) ,今村昌平 的《红色杀意》(《赤い殺意》) ,还有檀一雄 的《火宅之人》(《火宅の人》) 和中上健次的《水の女》,不管多接近晦暗的本质,却给了我们勇气。因为他们歌颂了那些敢跟制度相抗的生命力。而且,这些作品让我们知道了,正是因为制度的恐怖,支持着生命力的勇气才会喷涌而出。
  实际上艺术和娱乐的区别也就在这儿。纯文学就是记载生命与制度抗争的流派。
  制度,大致能保证一个安稳的人生,但是无聊,让人疲惫,没有快乐。
  中年妇女唧唧歪歪跟制度相抗,就是因为中年男人们都被制度搞的疲软了。
  总有这样没水平的台词:"你和我就只是玩玩么。"
  真是匪夷所思的话。
  没有婚姻的性爱和恋爱都当是玩玩。(呵呵,有这种说法也是因为制度的强悍,倒是说出来就是玩玩,让人更心安理得一点)
  所谓玩玩,是什么。PLAY,Anti-Roman。
  以前去做性产业采访的时候,遇到新大久保一个叫做"大叔街"的地方,吓了一跳。工作结束的黄昏,大叔们都聚集到这条街上。那些姑娘(叫她们姑娘也是过分)也闻风而来。他们在电线杆背后之类的角落接头,聊一下,就决定去咖啡馆。去了咖啡馆,还是聊天。
  聊天,结束,就没别的了。手都不拉一下,当然,别说射精了。
  什嘛玩意?
  他们太可悲了,这是在寻求浪漫吧。世界真残酷。
  可是,想想看,光是想射精的话,自己解决也行,跟鸡也行,跟老婆也行,跟狗也行,找块芋头也行,橡皮娃娃也行。我觉得,作为个雄性,他们的确是想寻求点浪漫吧。只是想得到点和制度不相容的浪漫。下贱。
  这一点上,变态们比较牛。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我不是变态,变态也是一种对制度的突围。
  有个受虐狂好像想变成植物人,牛。也有受虐狂特喜欢被裸绑在宾馆的门廊里,牛。好像还有一疯子因为老婆是医生,想把肚子割开看看再缝上,就切腹了。我真服了。还有一大便狂为了吃上大便让自己的女人一个星期只能吃水果。
  到这个份上,与其说是性变态不如说更像宗教了。
  除了求助于宗教,就没别的方法和制度相抗了么。
  只好堕落了。像私奔一样。
  恐怕这种想法最近比较流行。女人们不是惦记这个么。
  
  前些日子在银座一个酒吧里遇见了某女演员。已经是快40的人了,还是美得让我喜欢。跟她聊起私奔的话题。"我真想堕落啊",她说。
  全都扔下,什么工作,亲人,朋友,家,名誉,全扔下。只有男人,只想跟着那个男人,去一个陌生的小镇子。绝对没有肯德基,没有丸井,没有麦当劳,当然也死不了。一无所求的过日子。不用跟谁说谎,不用非得谁祝福,不是挺好么。凡事想开,悠悠然的,二人世界....
  我很理解。我也憧憬这种日子。这样的两个人不会下地狱的。如果这样做的两个人也受到惩罚,对制度来说,就是个教训。
  跟制度决一死战的人,必然受到天国的欢迎。


 

s1885107